论一个人农村妇女的活着,这几个无序有一点点

时间:2019-09-07 15:37来源:两性话题
就这样,芬和能结婚了,婚后芬和婆婆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,因为婆婆家和娘家都在一个村,芬的父母年纪也渐渐大了,芬便总是回娘家帮父亲干活,吃饭的时候才回婆婆家,也不帮婆

图片 1

就这样,芬和能结婚了,婚后芬和婆婆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,因为婆婆家和娘家都在一个村,芬的父母年纪也渐渐大了,芬便总是回娘家帮父亲干活,吃饭的时候才回婆婆家,也不帮婆婆干点活,时间一长,婆婆便有了埋怨,觉得结婚了就是我家人了,还天天帮娘家干活,在家一点活不干,于是就向儿子哭诉。儿子也觉得是自己媳妇做的不对,但是也不敢说她的不是,为了不让与自己的母亲起冲突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芬和自己一起出去,过年回家他就媳妇商量了第二年和自己一起外出到大城市赚钱,芬也同意了。

与我家先生谈恋爱拉扯的时间很长,期间父母怕我找个农村的婆家受苦,父亲就一直对我的事含糊其词不表态,先生家也是怕给儿子娶个肩不能挑、手不提的娇生惯养的城里女子受不下他们家的苦。于是我们的事就这样拖了好几年,有次我得了蜂窝组织炎,疼得我只能爬在床上不敢动,有一天,我婆婆来看我,那时虽然我还不是她的儿媳妇,可她在知道我生病后,还是急切地跑来看我,说,娃,不怕,你好好打针吃药,过几天就好了,再说这伤口在身上,又不在脸上,不会影响我娃漂亮的。婆婆拉着我的手抚摸着,她的手又大又厚实又温暖,听着她的话,我的心很感动。

现在女儿第一天就考试考得不理想,你仍然没有一句话的关心,我不知道现在在你的心中,我跟女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,我不知道这些年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跟女儿?

芬的家里有姐妹兄弟五个,而芬排行最小,芬有三个哥哥,一个姐姐。芬的姐姐嫁到离家比较远的地方,一年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买点东西回家看看,也照顾不到母亲。芬的母亲不喜欢和其他三个嫂子一起生活,她想让芬留在自己身边,到自己老的时候方便照顾自己,不要像她姐一样嫁的太远,一年都回不了几趟家,便托媒人帮忙说给一个村的能。能家姐妹弟兄四个,有三个妹妹。

坐在车里,我无力地将头靠在车窗上望向冬日里凄凉的景色,反复地在心里咀嚼着“妈没了”这三个戳心的字,心疼地不敢呼吸,怕我的悲情影响到师傅开车,可我的心疼、我的悲切正拥挤着心,撑得心都在颤抖,都要爆裂!

要是不是女儿这次高考,我是真的还看不透你的内心!

芬和婆婆分了家,芬觉得三个姑姑很烦,都出嫁了,还一天到晚在家呆着,芬在婆婆那分了地,自此也就种起了地,家里娘家两头忙。芬没有什么时间概念,对她来说,白天晚上都一样,经常白天在娘家干活,晚上又去干自己地里的活,芬的孩子很懂事,知道妈妈干活忙,女儿略大一些,她学着煮饭烧菜,每天放学一回家她就开始煮饭,但基本上每天都得和弟弟等妈妈到天黑好长时间才能吃饭,后来芬让孩子们先吃,不用等自己回来。

为儿女们干了一辈子,为儿女们省了一辈子的婆婆临了,她却不给儿女们在病床前伺候她的机会。她这是心疼她的儿女,怕儿女受累,可她瞬间的离去,真得让儿女们心疼地接受不了,让我一直觉得这就是一个梦,只要梦醒了,我的婆婆就像昨日一样笑眯眯地从屋中迎出来说,快回家,屋里暖和很,妈给你做饭去。

女儿从开始上学到现在,婆婆几乎从来没有管过,但是你却还一到周末就要带着女儿回婆婆家,并教女儿要如何如何帮婆婆干活,如何孝顺婆婆,我不明白你这么教她到底是为什么?

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五年,芬的孩子也渐渐大了,女儿上了初中,儿子也上小学了,都可以自己照顾自己。可能是常年劳累的原因,芬的父亲身体不怎么好了,生了一场重病,去医院做了手术,医生说不能干重活了。想想70多岁了,劳累了一辈子,最后还生个病,差点命都丢了,回家后,芬的父亲看开了许多,不去田里干活了,每天没事的时候就拿起笔来练练字,写写诗,记录着自己的一辈子。

婆婆帮扶别人,可最受苦的是婆婆。这些年带工队,有活干时,为了省钱,工队上几十个人的饭全是婆婆一人做。一天几乎都要用一袋面,蒸馍、擀面、炒菜、送饭、送水样样的事全落在婆婆肩上。婆婆忙碌在厨房里,一双大手没有一下的停歇。那时,我坐在灶前,边帮婆婆烧火,边看着婆婆的大手在案板上有力地揉面,婆婆的手很大,一个大手掌就可以揉出一个馍来。婆婆蒸的馍又大又实在,吃起来麦香味浓浓的,我心疼婆婆的劳作,就提意买机器蒸的馍,不用再费劲蒸。婆婆说,好娃哩,你不懂,下苦的人出力气,那机器蒸的馍不顶饱,再说一天要吃上百个馍,那可是花钱的,咱省下了也就是攒下了,妈有得是力气给咱多挣点,你们也好过点。

图片 2

但是芬在外面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父母,母亲常年在家做饭洗衣,去菜地弄点菜回家吃,养点禽类,劳动不是很繁重,但是父亲就累了,家里家外全靠他一个人忙活,嫂子们也懒得去帮忙,芬想她要是在家,就能和父亲一起干农活,帮父亲减轻点负担了。第二年过年回家,母亲向芬讲着父亲一年到头怎么怎么累,自己有些事也不行,没人给他们帮忙,芬心软,过完年后,便怎么也不愿意和能一起出去打工,一心想要留在家里种地,芬从此也就没离开家过。后来,芬生了两个孩子,一个女孩一个男孩,刚好凑成一个好字,村里人都夸她有福气。

婆婆在房前屋后都种着一些菜,夏天回家,婆婆就会把我拉着去房后,让我捡大的,捡好的菜摘下来带回去吃。婆婆说,她种的菜啥都不上,吃着放心得很。秋天回家,婆婆正在院子里捡洋芋,婆婆看见我进门,忙招呼着我说,快给你装洋芋,才挖得,新鲜很。婆婆和公公都是陕北人,最爱吃的就是洋芋,婆婆做得最拿手的饭也就是洋芋擦擦。每次回家我吃饱了,婆婆还要给我提上许多,让我放在冰箱里慢慢吃。我先生爱吃饸烙,婆婆对儿子更是心念很,只要儿子回家,婆婆保准会早早地做饸烙吃,吃饱了,也是像洋芋擦擦一样,让带上一大包回家吃。自从离开小城,这么多年,婆婆给我送菜、送吃的从没间断过。年年过年回家,婆婆和公公就把过年的东西准备好了,公公做的酥鸡、婆婆发得糕、油炸的黄米油饼、剁得罗卜馅的饺子……样样数数都是儿女们的最爱。

可是你却在粽子煮熟以后,接了婆婆的一个电话,就开车回了老家。昨天高考的第一天,我本想让你开车来送女儿去考试,可是你却告诉我你不回来了,要在婆婆家帮忙干活。我问你现在还有什么活比送女儿去参加高考更重要?

想想芬的生活,她究竟得到了什么,生活给她的只有满脸的皱纹,一手粗糙的老茧,还有头上那斑白的头发。她换来的也只有孩子们的抱怨,丈夫的不理解,婆婆公公的不满意,还有许多人的冷眼,是,她确实很孝顺,可是她失去的太多了,她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,感觉像是一直为着自己的母亲活着。

婆婆的话让我心疼,在小城工作时,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跑到婆婆家帮她干活,蒸馍、擀面、炒菜,我样样都学着帮婆婆的忙,就是担担子送饭,婆婆从来不让我去,她说,娃这你担不动,妈担习惯了,走着轻松。说着婆婆就将几十斤重的担子上肩,吃力地走在山路上。

今年女儿高考,高考的第一天恰逢是端午节。为了能让女儿吃上粽子,所以我五月四号就提醒你早点下班回来帮我一起包粽子,并嘱咐你第二天一定要跟我一起去送女儿考试,给女儿打气。

外婆在芬家呆了五年,芬的婆婆和公公岁数也渐渐大了,公公在外面打工也打不动了,就回家种田,但是外婆总是喜欢讲芬公公婆婆不干活之类的话来挖苦,公公婆婆看她年纪大不计较,外婆也不想在芬家继续呆着,毕竟芬也有长辈,总在女儿家呆着也不是个事,便回自己家一个人生活。但毕竟一个村,从芬家到母亲家也就几分钟,芬一天都不知道要去母亲家多少趟,每天去菜地里铲菜送给母亲,帮母亲洗衣服,洗被子,家里有点好的都送给母亲去了,把家里新做的被子送给她盖,把她家的旧被子拿回家盖,隔壁邻居都夸她养了个好女儿。可是那又怎样,芬照顾的越好,她的嫂子们反而不用管了,嫂子们都觉得芬占了大便宜,婆婆的钱肯定都让芬给拿走了,乡里乡亲虽然表面上说芬能干活,干得好,多么多么孝顺,背地里却说她得了多大的好处,家里婆婆也对她不满意,自家孩子都跟她不亲,丈夫也觉得她思想落后,讲不到一块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图片 5

妈没了!我那身体硬朗、善良可亲的婆婆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,瞬间与老人家相伴的日子如电影放映机的倒带,一幕幕在眼前涌现。

在跟丈夫结婚20年的这段时间里,我一直以为我跟女儿就是他心中最爱的那两个人,甚至之前我还无数次天真的幻想等女儿上了大学,我们就又可以重温年轻时候的那份激情,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去逛街,去旅行,去做我们喜欢做的事。

以前都遵从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大多数婚姻都是父母一手包办的,芬也是这样。

婆婆是她们家姊妹8个中的老大,也许从小就养成了博爱的本性。那时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公公带了一个小工队,农闲时干一些小零活。婆婆便把老家几乎吃不上饭的二弟叫来在工队干活,帮扶弟弟学了技术,有了收入,回老家娶了媳妇,成了家,如今二舅家有了汽车修理厂,年年收入可观。

02

芬的几个哥哥都先后在县城里买了房子,芬内心就觉得低人一等,对哥哥家不知道多好,每年过年,都给好多自己家弄得一些年货,然后哥哥就说给一些糖果给孩子们吃,回来孩子们一看却是一些过期的糖果,也只能扔掉,还担了一个人情。就算这样,孩子们说没什么好送的,舅舅们肯定都不稀罕,芬也没有间断过,自己家过年包的粽子,炸的丸子,自己家不吃都行,就必须要送很多给舅舅他们家,孩子们还有芬的丈夫也很无奈。

结婚时,我父亲生病住院,为了不让我父母对我多操心,我执意地决定要旅行结婚。这让已开始忙碌着儿子婚礼筹备的婆婆有点受不了。我们的婚事可是婆婆从陕北迁到这里几十年来第一件大事,婆婆说,我们的婚事比家里有了新桩基都要重要,都要让她高兴。婆婆还说,她要在家里给我们办婚事,她要请村里最好的厨师来做酒席,她要让全村人来吃喜酒,一定给我们办的风风光光的。我明白婆婆的心意,她是怕怠慢了我。可相对与婚事,我更心疼我的父亲,对于我的出嫁,作为父亲说什么也要给女儿一个喜气的盛大的出嫁仪式,可父亲躺在病床上,我能体会到父亲的心疼和无助,尽管婆婆为酒席置办下了许多的东西,我还是违背了婆婆的心愿选择了旅行结婚。

04

芬的世界里只有“干活”二字,孩子们放假在家早上起来她就出去干活,中午孩子们等到十二点饿的肚子咕咕叫,实在忍不住外婆也说不等了,先吃饭,孩子们吃过外婆收拾好碗筷,一两点芬才回家,吃着冷饭冷菜。吃完饭下午又出去忙活,每天外婆早早的煮好晚饭,自己一个人先吃然后回家睡觉,而孩子们就一直等到天黑,还好是两个孩子,刚好有个伴,要不一个孩子在家肯定害怕。

我像疯了似的地向家跑,先生已开车等在楼下,他说,他先回老家准备,让我去接娃,让娃回来送奶奶一程。

然而,女儿的高考却让我重新一次认识了你。女儿的高考让我彻底看透了你虚伪的面纱,在你的眼里,我跟女儿根本就不重要,也许自始至终你都没有拿我当成一家人。

再后来,芬的父亲病情加重,自己都放弃了治疗,不久就去世了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自己一个人生活,芬觉得母亲一个人在家没劲,而且婆婆也不在家,出门跟自己丈夫和公公煮饭了,就让母亲来自己家一起生活,刚好自己平常要忙农活,可以帮家里煮煮饭弄给孩子们吃。芬的母亲年纪越来越大,都快80岁了,毕竟孩子们从小不是在她身边长大,而且老年人喜欢罗嗦,有许多的小毛病,生活方式也和孩子们不一样,刚开始孩子们还挺喜欢外婆来自己家的,因为可以有个人煮饭吃了,但时间一长孩子们觉得外婆太不讲究,经常菜里面有头发,这就算了,烧饭也不注意点,平常剩点菜就直接倒在自己吃饭的碗里,然后再蒸着吃,孩子们看到了便不吃那道菜,跟妈妈说,妈妈也不管,芬只知道忙她的农活,还告诉孩子,别讲外婆的不是,要不然外婆生气回家了就没人煮给你们吃了,孩子们也就不敢吱声。

婆婆一辈子都把心操在儿女身上,那年先生的二姐夫上树打核桃跌下来,头部受伤昏迷,在医院一躺就是一个多月,期间多少人对病人都不抱希望,可婆婆天天几趟地跑到医院,守在病床前帮女儿一起共度难关。婆婆说,不管咋样,咱要尽心尽力地救,救下了,一家人全全活活地就好,妈也不用心疼女子。好在,天如人愿,二姐夫终于度过了难关,虽然左腿落下了残疾,好在他生活还能自理,却做不成地里的活了,婆婆便经常去家里,年年春种秋收没有少帮他们干活。婆婆过世那天二姐夫守在婆婆的灵前悲伤地哭诉着婆婆对他的好,听得我更是心疼,这也不枉婆婆心疼他一场。

直到陪女儿参加完这一天的高考,你连个影子都没出现,我才知道原来在你的心中,婆婆永远都是最重要的,都是无可代替的。我们是否有人陪都没关系,女儿是否能考上大学跟你也无所谓,这些年来,你只关心公公婆婆,你说这样的日子,这样的男人,我跟你过下去还有必要吗?

图片 6

可这一切又都不是梦,那悲切的哀乐总是告诉我,婆婆离开了她的儿女,婆婆的一生就这样无声地定格在冬日早晨的风里。你听,那风撕裂的呼啸,似儿女们对母亲的呼喊,也更似婆婆对儿女们的告别。

01

父亲不能干活了,芬一个人种起了父亲的地,这下芬更忙了,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只有她一个人,孩子都没工夫管他们吃,经常在家挨饿。芬一年到头在家做农活赚不到什么钱,够家里的吃喝,孩子爸在外面打工的钱还要存着给两个孩子上学。芬自己没什么钱,便也不敢乱花,平时自己都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,家里也舍不得买肉回来吃,很少给孩子们买点零食水果回来,孩子们知道家里不富裕,也没有向芬要那些。

进入12月份了,一年的日子就要到头了,又快到了为过年忙碌的季节,可我勤劳善良的婆婆就这样静静地走了,她走得是那样的让我心痛欲绝。两周前刚给婆婆过了80岁的生日,还说好了,这周要给公公过81岁的生日,酒店都定好了,可婆婆却这样走了。听公公说,婆婆这几天就有点不舒服,可她就是不让给儿女们说,她还如往日一样,洗衣做饭,帮女儿家收玉米,就在走的前夜,她还与公公一起看了电视,与女儿说好了,第两天早上去医院看病,可就在第二天早上,还没来得急去医院时,婆婆就突然走了。

05

以为我这样的做法会让婆婆家人对我心生嫌隙,可在婚后的相处中婆婆对待我知疼知热疼爱有加,如亲生女儿一般。

可是后来结婚的家里的每一件事,你几乎都要跑去跟婆婆商量,甚至都已经结了婚有了闺女,你还是不顾我的辛苦劳累,仍然是每天每夜的往老家里跑。

从晴天霹雳的噩耗中缓过神,才意识到这个妈,是我的婆婆,是我先生的母亲。这怎么可能?没病没灾的婆婆,身体一直很好的婆婆,怎么没有一点预兆就这样走了?倒是我的公公这一年里有几次生病住院,我们做儿女的总是把心操在公公的身上,总怕他老人家有点闪失。可怎么传来是婆婆走了的消息?这让我没有一点心理防备,让我惊慌失措,心疼万分。

03

2017年11月29日,这个冬日的早晨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,我依旧按部就班地洗漱、吃饭,然后走路去上班。只是在出门前为穿哪件大衣有点纠结,因为夜里我家先生说,天气预报要降温了,你穿厚点,别光顾着美,让自己受冻。

我知道在你的心中,也许婆婆的地位谁都不可替代,但是我们有了女儿,有了自己的孩子,你的心总得收一收吧。

图片 7

20年前,25岁的我通过朋友介绍嫁给了你,那个时候的你,虽然把我娶进家门特别的高兴,激动,但是每天吃完饭,你仍要回老家,去婆婆那里坐一坐,帮她洗碗喂猪,干一些家务活。那个时候的我以为这就是孝顺,孝顺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所以我自然没有制止你。

图片 8

图片 9

这一切更让我心疼、悲切!我只能强忍悲痛,怀着对婆婆的感恩、怀着对婆婆的想念、怀着对母亲的爱来为我的婆婆写下这些文字,用这些点滴生活来追忆这位姓刘,名振莲,出生在陕北,却在异乡生活了四十多年的老人,她的一生是与世无争,默默奉献的一生,更是平凡而温暖的一生!

你告诉我公公婆婆腿脚不方便了,刚下了雨,你要在家帮他们割麦子,种玉米,还要我打三轮车送女儿去考试。结果最终我自己骑着电动车送的女儿,一天的时间,你都没有回来看一看,也更没有给女儿在考试前一个鼓励。

婆婆为人厚道、善良。对儿女们的事上心,对亲家的事更是上心。不管儿女谁家的老人有个什么事,婆婆总是要提上礼物亲自去探访。别人家的事我说不清楚,可婆婆对我的父母是真好,我父亲、母亲只要一生病住院,婆婆总是第一个先来探访,还一再地对我说,要好好照顾父母,人老了不容易。我父亲去世的那天冬夜,我急切地给婆婆打电话,公公婆婆冒着严寒,摸着黑跑到场里装了两麻袋麦草送来,婆婆说,她怕地上又硬又冰,娃们守灵时跪着伤腿。公公婆婆为我父亲理了发,穿上了老衣,忙前忙后地帮我为我的父亲打理身后事。婆婆心疼地对我说,你爸走了,你要好好孝敬你妈。我能感受到婆婆对我母亲的那份心疼,每次回家,婆婆总会让我不要管她,不要帮她干活,快去看我母亲。婆婆说,你妈一个人在家,做啥都难,你多给把啥做好,让她吃着方便。有时,婆婆去卖菜的路上还会绕道去我家,给我母亲送些时令的蔬菜,再看看我母亲过得怎样。今年夏天,我还扶着母亲去了婆婆家,这让婆婆高兴地屋里屋外地忙活,拿水果、拿副食,问寒问暖,三个老人像孩子似的坐在一起絮叨着他们的陈年往事。这是婆婆与我母亲见的最后一面,还说,明年天热了再让老人们一起聚聚,可我的婆婆就这样匆忙地走了。婆婆的事我没敢给母亲说,我怕年迈的母亲心疼,毕竟我的母亲也八十多岁了。

还好,后来为了女儿上学,咱们搬到了县城里,你跟婆婆的来往少了。虽然我跟婆婆之间并没有多大的矛盾,但是我们是完全两种性格的人,再加上不同的生活习惯,所以我们根本就过不到一块去。可是每次我跟婆婆因为一点小事而吵架拌嘴的时候,你都会选择视而不见,甚至每次都是劝我忍忍吧,少说两句吧。

婆婆一辈子要强,从来都不想给儿女添一点麻烦。她胃一直不好,常常吃不下饭,可她一直悄悄地忍着,难受时自己吃点药,好点了,又不再管。直到有一天夜里,婆婆肚子疼得倒在了地上,才被送到了医院,检查后确诊,这么多年折磨婆婆的胃不舒服的原因竟然是胆结石。婆婆做了手术,我去看她,婆婆依然坚强地说,不管我,医生说,就一个小手术,几天就好了。可从那以后,婆婆吃饭大不如以前,人也消瘦了许多,但这期间她也没再犯其他什么病,婆婆依旧很健谈,依旧很忙碌,种地、买菜、做饭,婆婆依旧乐此不疲。

听婆婆说,她进公公家门才十几岁,她啥也不会干,婆婆就教她学这做那的。那时家里困难,还要供公公的弟弟上学,婆婆说,你不知道,你二爸爸学习可好了,二胡也拉得可好了,生怕家里困难拖累了他,把学上不完,毁了娃的前程。婆婆对这个弟弟极为关心照顾,什么事都想着他,有点粮食也是先尽着弟弟。婆婆说,那时候你奶奶想抱孙子,对她生了两个女儿有点不待见,把她吓得天天悄悄地干活,不敢多说话,直到生了我家先生,她婆婆才对她好了。于是我会开我先生玩笑说,怪不得你叫个宝,原来你真是家里的宝贝。

那年,第一次去先生家,婆婆招待我的第一顿饭是一碗白面。饭是在婆婆家刚刚新盖起的厦房里吃的。婆婆端着一碗白面放在我手里说,娃,你来的突然,姨来不及准备菜,就吃点白面,姨给你面里放了许多芝麻,可香了。婆婆的陕北口音很浓,在先生的讲解下,我才听懂了婆婆的话。我忙低头羞涩地说,我是顺路来看看,其实,我最爱吃的就是芝麻拌面。现在还记得婆婆听了我的话如释重负地笑脸。成家后,婆婆会隔三差五地给我捎一些她炒熟的芝麻,后来有了女儿,我做面时也会给她面里放上婆婆捎来的芝麻,女儿说,奶奶炒得芝麻可香了,连她不爱吃面的人都会因为奶奶的芝麻吃面了。现在我们家吃面、吃饺子都到了无芝麻不香的地步。

走在路上,风刮得脸疼,平日里昂首挺胸的姿势也变成了含胸低头的模样,便自叹天气预报还真准。就在准备过红绿灯路口时,先生打来电话说:“妈没了!”他的话语没有任何的婉转,惊得我耳膜嗡嗡地作响,就这样冰冷的直戳心窝的三个字将我一下子钉在了冬日的风里。几乎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,我整个人的意识是短路的,头晕目眩看不清眼前的一切,突然间像被抛弃的孩子,茫然地不知自己是谁,不知自己要到那去。

婆婆是按老家的风俗安葬的。我家先生发给亲朋好友的通知也是按老家风俗来称谓他的母亲为:我的母亲刘氏,主持婆婆后事的成娃叔,也是一遍一遍地在仪式里称我的婆婆为任妇(公公姓任)。风俗里没有为婆婆开告别会的仪式,这就意味着,没有人为我婆婆宣读她的生平简介,没有人来总结这个为家、为这群儿女忙碌奉献一生的婆婆的事迹。

图片 10

也许就是婆婆对我像女儿一样的心疼,感动了我的父母,后来父亲说,他想通了,那娃长得眉清目秀,看着对你好,他母亲也是个善良明白人,再说,你们都有工作,又不是天天要待在家里干农活,你的事就由你作主。

婆婆这样的活一干就是成十年,把几个儿女都供地上了学,有了工作。后来公公身体不好,就不带工队了,我想这下老人们就可以轻松一下,可公公婆婆又忙碌着种地,山里洼里地开荒种地,种的菜多了,自己吃不了,婆婆便提了篮子去市场上卖,一天到晚坐在闷热的市场大棚里,也卖不出几把菜,又要折腾地提着沉重的篮子回家,来来回回几里路,除让人心疼外,也让我汗颜。小城里家家人都熟悉,亲戚朋友去市场见到我婆婆卖菜,就会对我说,你看老太太都多大年纪了还让受苦,你不心疼?其实,这多年,我一直不让婆婆去卖菜,我常对她说,现在日子好过了,儿女都对你孝顺,你就在家歇歇。婆婆说,她出去卖菜就是走动走动,锻炼锻炼,这样人身体舒坦。说多了不见效果,我也就随她。后来离开了小城在外工作,但一到农忙,我们便回家帮忙,婆婆心疼我,不让我去地里收庄稼,让我在家帮她做饭。其实,这时的我,早学会了如何做一大家子人的饭,可婆婆还是跟前跟后地帮我系上围裙,叮嘱我小心点不敢把手切了,端锅时不敢烫伤。也是,婆婆家的筒子锅又深又重,端锅时觉得自己就要掉到锅里似的,可就是这样的锅,婆婆几十年如一日,一日三餐端上端下,为一家人辛苦劳作。

编辑: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:论一个人农村妇女的活着,这几个无序有一点点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